泉镜花

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ева:

抱歉没选好视频封面,因为老夫剪好的片子死活传不上来,就直接用lof从长达两小时的片子里剪了一分钟,结果没有办法选到好封面。。

那普拉夫尼科的歌剧《杜布罗夫斯基》,根据普希金晚期未完成的中篇同名小说改编。其实剧本跟原著比剧情比重差蛮多的。这里是1961年的电影版,59岁的Lemeshev演23岁的杜布罗夫斯基(话说男神30岁美若天仙的时候就在唱这个角色了为什么不早点拍!男神上了年纪之后圆滚滚啊喂!Lemeshev:可是我胖了老了还是一样帅。我:您唱得这么好就算毁容了我都爱您。。。),演唱绝赞,声音保鲜度极高。

本段节选终场二重唱。绿林好汉杜布罗夫斯基为了复仇潜入将军家,结果爱上了将军的女儿玛莎。将军要把女儿嫁给年老的亲王,杜布罗夫斯基抢婚失败(迟到),玛莎对他说:“没用的,我已宣誓成为他的妻子!”杜布罗夫斯基最终身负重伤,与爱人诀别。

然而结局是他并没有死。。。心灰意冷的他到国外隐居去了。。。

我第一次读这个小说的时候各种想不通:坑啊!说好的永远爱弗拉基米尔呢!宣誓算什么破理由啊!为什么不跟他走!?

其实普希金在这部小说里主要表达的是反抗封建农奴制的东西,玛莎是一个相当教条的女人,就算爱杜布罗夫斯基,她也不会反抗。而杜布罗夫斯基呢,出身贵族,本身是封建农奴制的受益人,后来被将军家欺辱为了复仇才落了草。这个东西非常复杂,有机会的话我会专门写一个杜布罗夫斯基的书评。歌剧剧本就把感情戏加了很多,没有办法,群众就是喜欢看这些生离死别的洒狗血剧情……也就是传说中“男高和女高要上床,男中和男低极力阻止”的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故事……

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ева:

穆拉文斯基!列宁格勒爱乐!肖五!乌拉!乌拉!乌拉!

【老肖的东西除了穆拉文斯基其他人的不听也罢!

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ева:

普列特涅夫中提琴协奏曲1998年世界首演 第三乐章节选

中提琴:尤里·巴什梅特
指挥:米哈伊尔·普列特涅夫
乐团:俄罗斯国家交响乐团

划一下重点:

1. 巴什梅特是个绝世猛人,几乎统治了中提琴的江山,在他之前没人重视中提琴这个可怜巴巴的在小提大提夹缝中生存的乐器。直到巴什梅特横空出世。

2. 你们以为普神只是钢琴家么,不他还是指挥家,还是音乐理论家,还会七种语言,还是个能吊打现在很多专业作曲家的作曲家。而且长得非常帅,还是我老公。不许抢,谢谢。

我觉得现在音乐学院的作曲专业很搞笑,特别喜欢无调性,现代派,先锋派……都是腐朽的形式主义产物,半点美感没有。可能是因为传统的东西没天赋不好写,现代派的东西瞎写就行,反正也不好听。普神说过:我认为无调性的东西就不应该存在,我倒是很喜欢看他们的谱子,因为现代派的谱子往往很好看。(笑)

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ева:

听啊,这悲天动地的马九。

大僵师克伦佩勒,马勒第一,尤其是晚年作品,已经进入了匪夷所思的境界。此公年轻时为马勒的助手,一生多舛,比小说还传奇,诸君有兴趣的话可以搜索一下,在此不赘述。

克伦佩勒对于德奥和声的层次理解非常高明,尤其是马勒(布鲁克纳当然也好,但他是业余作曲家,在此只讨论马勒),苍凉和宏大在织体的层次堆叠中到达极致。

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ева:

今天推莫安魂最佳版本。

昨天不是前天, @闲时匿 问我莫安魂最好的版本是啥,我当时忙得脚打后脑勺,随手回了一个“施莱尔唱的”,今天把信息补全一下。

Mozart K. 626 Requiem in D minor

女高音:Gundula Janowitz
次女高音:Christa Ludwig
男高音:Peter Schreier
男低音:Walter Berry
合唱团:Chor der Wiener Staatsoper
乐团:Wiener Symphoniker
指挥:Karl Böhm 

这个歌手阵容是最好最好的了。Ludwig大神和Berry大神夫妻档,Schreier嫩出天际,Janowitz非常带感,伯母靠谱,合唱团牛逼。

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ева:

列梅舍夫唱古诺《浮士德》第三幕第四场著名咏叹调《贞洁的小屋,我向你致敬!(salut! demeure chaste et pure)》,俄语版。这首咏叹调的结尾有一个著名的high C(短视频大约第45秒),列梅舍夫的演唱简直完美,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抒情的high C。

可以听一下小毕的对比,当的一声hhh

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ева:

今天找到了新房子,心情愉快,放一首非常欢快的俄罗斯民歌。

《啊,娜斯塔西娅》是跟《货郎》、《三套车》一样著名的民歌,讲倾慕女主的小伙子站在心爱的人儿门口苦苦央求她开门的故事:啊,娜斯塔西娅,快快开门吧,开了门爱情就来了。可以说是可爱至极了。

列梅舍夫在录音时已经七十岁,这个声音状态说三十岁怕是我也信(日常梅吹

歌词:

Ах, Настасья, ах, Настасья,
Отворяй-ка ворота,
Ой, люшиньки люли-люли,
Отворяй-ка ворота.
Отворяй-ка ворота,
Принимай-ка молодца,
Ой, люшиньки люли-люли,
Принимай-ка молодца.
Я бы рада, отворила,
Буйный ветер в лицо бьёт,
Ой, люшиньки люли-люли,
Буйный ветер в лицо бьёт,
Буйный ветер в лицо бьёт,
Частый дождичек сечёт,
Ой, люшиньки люли-люли,
Частый дождичек сечёт.
Частый дождичек сечёт,
За головки цветы рвёт,
Ой, люшиньки люли-люли,
За головки цвет рвёт.
За головки цвет рвёт,
Ретивое сердце мрёт,
Ой, люшиньки люли-люли,
Ретивое сердце мрёт.
Ой, люшиньки люли-люли,
Ретивое сердце мрёт.

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ева:

一鼓作气再传个《三套车》。您见过这么帅唱歌这么好听的赶车小伙儿吗?没有。

这个不是我们经常听的三套车,严格意义上说属于浪漫曲。那个流传甚广的三套车列梅舍夫也唱过,以后传。

玛德这个人超可爱……老夫一边擦鼻血一边打字啊。

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ева:

打铁亲兄弟(不),小提父子兵。

奥胖是我最喜欢的小提琴家,水平就是高,品味就是好,都没有办法不喜欢。小奥是奥胖教出来的,虽然没有老子牛逼,但也差不了,起码跟他老爹一起录音的时候非常默契。

我总是说若想成为伟大的艺术家,先要成为一个好人。奥胖有最宽厚的性格,最善良的为人,最丰富的情感和最坚韧的毅力,这些和他能在艺术上到达的神圣高度是分不开的。里赫特曾回忆说,他五岁时大卫就常去他家拜访,那时候大卫十七岁,已经是一位相当优雅温和的绅士了!

伊戈尔在演奏时无论是音色变化、运弓感觉还是特殊指法及揉弦效果的韵味,都好似与大卫同出一辙,然而如果静下心来听,就会发现他的演奏距离大卫所表现出来的巨大深度,仍然存在着相当大的差距。

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ева:

相逢草草,争如休见,重搅别离心绪。新欢不抵旧愁多,倒添了、新愁归去。

卧槽网易云有普神弹的别离奏鸣曲!?

本来想放阿劳的版本,但是普神这个贝二六弹得实在是好。他贝多芬实在是好,特别好,跟阿劳一个级别的好。